警察跟學生不是對立的
是操縱警察的黑色政治人物和縱容暴力者 才是學運的對立者

此刻的反服貿運動和自由開放也不是對立的
因為這個現在的這個[反] 只是要緩一時之利而爭長久之利的反
是為要成就未來的[真開放]而要先做好基礎啊

真正的(服貿)開放 是要台灣能保持 未來在政治與經濟環境都維持自由與自主的前提 才可能存在的 不然所謂的開放 其實只會是台灣人失能設限的開始

所以服貿相關的條文的內容和決定的程序 都該由人民公開來謹慎地省視 更要立法加以監督後 才能好好地調整與放行

故而對此次不設防的服貿案 必須先加以否決
然後才能用更謹慎而合理程序 來做更好更安全更長久有益的服貿開放

或許簡單地把這個訴求稱作反服貿 會讓很多人立馬對這個活動就心生誤會了與厭惡了 (ㄊ碼的 臺灣怎麼可以不開放服貿呢 小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呢 對吧)
活動裡 是有些不得已的踰越當前法治的部份 而這點 每個人能接受的分寸都不同吧 (連大人可不可以打小孩這件事 一家人都未必意見相同了吧)
加上很多的不理解和個人舊有經驗的認定 就更容易生出對立的與仇恨了

當然一個活動裡 各個子團體的意見也不相同
反服貿的 就真的是為服貿這個議題而來的嗎
贊成服貿的 要的就真的是服貿這個東西嗎
答案都是未必吧

更何況 這反不反服貿之間 又常常被人有意無意間模糊了焦點
所以很容易就演變成意識情態的對立吧

而這意識型態之爭 台灣人倒是很自然地就會靠邊佔了
這一點似乎哪一方或每個人或都難以避免

或許 服貿之爭從來都不是在爭服貿吧
而是各種不同的意識型態 在長久的不均衡與不平衡下
必然的一次出口吧

只希望 每次意識型態的交鋒
都能為未來的你我和後世的子孫留下一個更穩定的基礎
那這種令人並不愉悅且意外的遭遇 也就不算太令人遺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畫畫的貓 的頭像
不畫畫的貓

不畫畫的貓

不畫畫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