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來[衝撞]這個僵化且[不公義的體制] 卻又要維持[和平與合理]的作為 並顧及對立的一方與社會大眾的[接受度] 這對台灣的[民主]真的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吧!

[眾人為公 共利為義]
贊成的 反對的 大喊的 沉默的 知情的 懵懂的 強勢的 弱勢的 這一代上一代下一代 都考量到了 才好意思說有想到大眾吧
你的利 我的利 你的害 我的害 都對等地衡量過了 有共識了 才算是行之有義
我想 [絕對的公義] 是個假議題吧 因為通常並不會有一個大家都認可的利益交集點存在 但[程序上與作法上]的公義 卻是可行的吧

但實際上 [公義] 可以說只是一種[假想]的狀態
[強勢]的人 無須公義的存在 因為有權勢時 自然有許多跟隨的人 而這樣一群人自然也形成了這群人自認的公義(成就自我理想與追隨者利益的"公義")
[弱勢]的人 很需要公義(幫助與照顧自己的"公義") 但卻不該信任公義會自然存在 因為公義是來自社會環境的支持與當前勢力的相互抗衡 並不會自然就從在 所以弱勢也要懂得找機會出聲和表達

而當這些不同的強勢與弱勢的群體遭遇一起時 通常一方的公義 也就可能成了另一方的不公不義
於是乎 很容易發生這樣的矛盾狀況 就是常常自認很堅持公義或理想的人或團體 卻實際上成就了更大的不公不義!

所以 我們不要再自認為自己是公義的一方吧
除非當我們能傾聽對方說話 也能聽懂對方的陳述後 知道對方在乎的是什麼 也感覺到了對方的難處與難過後 這時候才是思考公義作法的起步吧 

當強勢的 能為弱勢的多考量多保留一點時 這才稱得上是有公義的社會吧
當弱勢的 也能有機會好好發聲與表達 並保有相對合理有保障的生命空間時 那才真的稱得上是自由的國家吧

[強勢弱勢] 不是絕對的 而是相對互連的
或許今天你很強勢 但三十年後呢 你的親人朋友呢 你的下一代呢
難道永遠都是強勢的嗎

公義真正保障的 並不是弱者
因為弱者如果永遠只會是弱者的話 那什麼保障都是無用的
真正的公義 要保障的未必是[現在]的你 而可能是 你的朋友 你愛的人 你愛的人的所愛 你的後代 以及 更多與你相關的[未來]

(老實說 我本人認為 這篇應該改名叫鬼話連篇)(因為只有鬼才看得下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畫畫的貓 的頭像
不畫畫的貓

不畫畫的貓

不畫畫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